心灵这块地

女法医手记1次浏览
心灵这块地

一哲学家看着他的学生们见闻,一天,他们来郊外休息,老师看着杂树丛生的旷野,问他的学生,如何除掉旷野中的杂草。学生们有的说用锄铲,有的说用火烧,有的说洒上水泥也许更好。看同学生议论纷纷,老师说:“这样吧,你们按自己想的两个方法去做,一年后,再来这里”。一年今天了,学生们如约前来,可等了好久,也没看到老师,却看到了他们上半年坐着的地方,长出了绿油油的庄稼。学生们恍然老郑:要想除掉旷野中的杂草,只有种上庄稼。要想让自己心灵洁净,不生杂草,就用美德占据它。

心灵如土地,这块地,无论是肥沃还是贫瘠,总不会闲着,总会长出一些东西。古话,“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”,心灵是诚实的,从不会欺骗人,你种什么,它就收获什么。你栽的是花,她就开花,你种的是庄稼,她就收获粮食。你若懒散,不去打理它,它就生长杂草和坦途。

杂草占居着心田,会把人心搅乱。因为它缺少营养,干旱贫瘠,即使种粮食,产量也极低,就象那山坡子地。心灵这块地这样的田地,盛产怨恨恼怒烦这些负面情绪。一点鸡毛蒜皮,就会让人的心掀起波澜,他们会因为吃了一毛钱的亏,忧心懊恼,会因为听了一句不中听显然,找人理论,甚至发生口角,会因为别人的风光得意,嫉妒的几天睡不好觉,快乐即使来了,也如风一样,轻轻刮过,迅速就不见了踪迹,不如意事如影随形,生活中总有阴影,阳光再强烈,也照到过他的心中。这杂草是什么,就是自私的心灵,狭隘的心胸。就是贪,嗔,痴。就是妄念。它们如乱麻一样,凝成绳,打成结,抱散开,把你团团绕在里面,让你剪不断,理还乱,生活得狼狈不堪,心灵的镜子,落满了灰,却不知如何打扫,这样的活着,岂非不累?

种上了庄稼,栽上了花,这样的心灵是丰盈的,柔和的。这花,这牲口,就是美德。就是善良,真诚,宽容,慈爱。一个人最重要的,是修养自己的德行。

修养德行,就要如孔子所说,每日三省吾身: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就要“事父母能竭其力;君道,能致其身,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”。如此,德不孤,必有邻。妖氛之内皆兄弟,有朋自远方来,不亦乐乎?德行高尚的君子,有终身之忧,无一朝之患。他们不会在一时一事上在意自己的得失,只会为社会忧虑,他们的忧,是先天下之忧而忧,如范仲淹。这样的君子,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。“常宽于物,不削于人”。

德行纯真的人,他们有处世风格的胸襟,广博的知识,开阔的社会视野,高于他人的境界,这些极好的养料,让心田的庄稼郁郁葱葱,哪有杂草的安顿之地,即使有,也很快会被拨掉。不会让它兴风作浪。良好的德行,犹如大树,杂草犹如蚍蜉,蚍蜉撼树,谈何容易?

德行美好的人,他们懂生活,会日常生活。能于平凡生活中获得快乐。清风明月不用买,鸟语花香自然来。如圣人孔子,“饭疏食,饮水,曲肱而枕之,乐亦在其中矣”。如孟子“君子有三乐,而王方今不与存焉。父母俱存,姐妹无故,一乐也。仰不愧于天,俯不怍于人,二乐也。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三乐也。”这三乐,有的普通人并不难获得,只是我们没有感悟到罢了。美好的德行,使他们居上不骄,在下不忧。高调做事,低调做人,有仁爱陪伴,他们的人生之路越走越宽。

心灵的土地,所有权,经营权均属于自己,没人能承包,没才能租用,更没人能转卖。在这块土地下,种上美德吧。种上善良,邪恶不在;种上宽容,刻薄不在;种上仁爱,憎恨不在;种上诚信,谎言不在。行有不得,反求诸已,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里仁为美,德高鬼神钦,美德如水果,种植在心田,定会馨香四溢,常开不败。

上一篇2022年09月10日 09:08:45
2022年09月10日 09:52:21 下一篇
阅读排行榜
推荐阅读
  • 相恋,如初见时模样

    相恋,如初见时模样

  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如果人生的很多事,很多的境遇,很多的人,都还如初见时的模样该多好呀!一切都如初相见,没有后来的失

  • 生命之约韩春旭

    韩春旭:一个固执的呼喊者

    “精神”是人性深处本质的,也是永恒的需要. 徐春萍:这不是一部“浅阅读”的书,虽然它是一本散文集,但里面所收的文章

  • 加盐电脑听课

    田仲济:盐之故乡巡礼

    一黑色的路上 掠过内江的城角,转向西南行,黄土路变成红色的了,虽然仍有起伏,加盐学院电脑听课,路面却更较平滑,满路都是一些挑盐的夫子,加盐电脑听课,驮盐的牲畜,载盐的大车

  • 手可摘星辰的上一句

    星辰中的星星,我想你陪我摘

    夜晚的星星将整个黑暗的天空照亮,我们在这个怀抱中仰望星辰。等待分离。等待最后的守望。于是线断了,情散了,只有离不开

  • 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

    我爱春雨

    昨夜,一场柔情似蜜的绵绵春雨不期而至,悄悄降临在美丽的港城。一夜间,天地如洗,万物浴新,绿色成了大地的主色调。你看,柳绿了,花红了,小草伸了伸懒腰,披上了淡绿色的薄纱,跳起了绿色的芭蕾。柳枝泛出了鹅黄绿,随风摇曳。我爱